首頁教育動態

美國教育國際化:數據、趨勢與特朗普效應

2019-03-22 作者:本站原創 分类:国际教育動態 浏覽次數:

在美國,許多聯邦機構獨立管理學生及教師流動、科研合作與其他國際化項目。這些項目的目標與管理機構(如外交部和國家安全部)的授權相關;而美國高等教育國際化自身目標並不明確。總而言之,其原因在于負責國際化項目的管理部門之間缺乏協調,且與其他很多國家相比,美國對此投入經費不足。

美国整个高等教育体系缺乏中央协调,教育国际化项目也缺少联邦政府的支持。这意味着就资金、策略、优先设置(priority setting)和项目管理而言,教育国际化是学校发展的一项事业。虽然此前人们对于制定统一的教育国际化国家政策呼声不断,但是美国高等教育体系规模之庞大与多样化意味着教育国际化必须在不同大学里扮演不同的角色;制定一种既能凸显国家特色,避免千篇一律,又能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国家政策,将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美国教育委员会(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ACE)并不支持单一的国家政策,这就要求联邦机构之间更好地协调,制定更为清晰的政策,为教育国际化项目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然而,考虑到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导向以及针对现存教育国际化项目的预算削减情况,在可预见的未来,学校可能依然需要承担起推动教育国际化的责任。

美國校園國際化透視

學校是推動美國教育國際化的陣地,是相關數據最重要的來源。爲了掌握教育國際化的發展趨勢,明確未來走向,美國教育委員會每五年對全國各學院和大學進行校園國際化調查。校園國際化調查自2001年首次進行,最近一次調查是在2016年。該調查是美國高等教育所有部門收集國際化數據唯一的綜合性來源。就其內容與涉及的領域來看,調查圍繞著美國教育委員會綜合國際化模式的6個支柱進行:明確的機構承諾,行政領導、架構和人員配備,課程、輔助課程與學習結果,教職員工政策及實踐,學生流動性,合作與夥伴關系。

2016年的調查發現

從廣義上講,2016年的調查數據顯示出教育國際化在美國的學院和大學中備受推崇。至于發展速度,近3/4(百分之72)的受訪者表示,近幾年國際化發展加快;2011年僅有百分之64的受訪者認爲如此。

2011年,“推動全球化時代的學生培養”是衆多學校選擇國際化的最重要原因;其次,學校想通過國際化工作“使國內在校學生、教師及員工多樣化”;再次,國際化“對國內外求學的學生産生更大的吸引力”;第四個原因則是爲了創收,與2011年相比,目前學校更加重視這一點,並把它作爲開展教育國際化的目的。談及國際化的優先活動,海外學生與本國學生的流動分別位列第一和第二位,很大程度上與這些目標一致,而位列第三位的則是與國外機構和組織建立夥伴關系。

從目前取得的進展和享有的優先權來看,通過政策、項目和活動開展的國際化實踐所獲得的精確數據進一步說明了如何在校園開展國際化實踐,同時也爲國際化進展和趨勢勾畫出更爲複雜的畫面。

(一)明確的機構承諾

近五成(百分之49)回應機構的使命宣言特別提到國際化或其相關活動(如國際或全球活動),還有相當比重(百分之47)的機構把國際化及其相關活動納入其戰略規劃的前五位。相當比重的機構發起了專門的籌款活動以支持教育國際化,還有許多學校引導校友、其他捐贈人和基金會爲教育國際化提供支持。令人吃驚的是,鑒于整體承諾水平和資源分配,近幾年正式評估國際化進展或影響的機構比率由2011年的百分之37下降到2016年的百分之29。

(二)行政領導、架構和人員配備

2016年的數據表明,目前,在很多校園,國際化成爲越來越集中的管理工作。百分之58的學校有單獨的辦公室專門引導國際化活動或項目——相比之下,2011年只有百分之36的學校這麽做。提及國際化的推動者,高級國際官員位列第二位——位列首席學者、教職員工及其他管理者之前。在設有博士點的大學裏,高級國際官員實際上是推行教育國際化的主力,他們在教育國際化領域發揮的作用超過校長。

(三)課程與輔助課程

國際化課程與輔助課程在國際化優先工作中排第四位——位列招收國際學生、擴大出國留學規模和發展國際夥伴關系之後。然而,盡管國際化課程與輔助課程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但2016年在校生的全球學習成果十分樂觀。過去五年,越來越多的院校已經實施了面向全球的通識教育要求和學生學習成果,而且——這是自2001年調查開始實施以來的首次——有外語要求的院校的比例正在上升,即使幅度不大。

全球性的輔助課程項目也在增加。然而,正如過去調查中反複出現的那樣,2016年最常見的輔助課程(比如慶祝一些國際節日和事件,以及爲國際話題感興趣的學生組織聚會)是那些不需要學生持續投入和高度投入的項目。

(四)教職員工政策及實踐

2016年的調查顯示,在招聘、雇用和晉升中考慮員工的國際經曆與活動的院校所占比重有所上升,通過獎勵認可教師爲教育國際化作出貢獻的院校比重也有一定的提高。雖然教師的職業發展被視作國際化中相對靠後的優先領域,但是過去五年中,機會也多少有所增加——著重強調的是資金投入及人員的流動,而非校園研討會和以課程爲主的活動。

然而,盡管教師的機會有所增多,但綜合來看,與其他領域的數據相比,教師相關的數據仍引起人們對教師的整體地位及其在國際化發展進程中扮演的主要角色認可的擔憂。

(五)學生流動性

一直以來,學生流動性都是國際化工作的基石。2016年的數據表明,與該領域相關的其他方面的國際化活動越來越得到重視。爲了刺激國內流動,近五成(百分之48)院校目前制定了國際生招收計劃。這些計劃中,百分之80以上明確說明計劃招收本科生、研究生或兩者的人數。招收學生的主要地域包括中國、印度和越南。

從廣義上講,2016年的調查數據表明,國際化在美國的學院與大學中廣受歡迎。約2/3的受訪者表示,過去三年,學校送出的出國留學的學生數量有所增長(百分之45)或保持不變(百分之27);近年來,其他形式的海外教育(如國際實習、服務機會和國外研究)的參與率增幅較低,只有五成多的學院和大學爲海外教育提供諸如學生獎學金的經費支持。雖然目前出國留學生總量創曆史新高,但值得注意的是,全美本科生中僅有百分之10的學生選擇在未獲學位前出國留學。

(六)合作與夥伴關系

2016年的數據表明,在很多校園裏,國際合作與參與獲得了更多的關注、發展動能與支持。然而,在活動層面、計劃範圍以及國外機構關系的意向性方面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近一半的回應機構表示,在過去的三年裏,他們有的(百分之13)已經開始發展國際夥伴關系,有的(百分之36)已經擴大了自己的夥伴關系數量。很多院校已經構建了夥伴關系發展的正式策略以及夥伴關系校園指導方針。未來有望增強夥伴關系活動的國家有中國、印度、巴西、墨西哥、越南和韓國。

總結與建議

一項涉及範圍更廣的對比結果顯示,很多院校的國際化工作首要關注點仍停留在外部。學校把學生的雙向流動和國際夥伴關系置于其國際化的優先位置。這些領域在經費、人力資源和項目方面處于最前列。不論從文本還是從實踐來講,校園內的國際化努力(本土國際化),如課程與輔助課程、教師職業發展的國際化,在優先活動清單上都排名靠後。

國際化工作的外部導向是許多國家面臨的問題,而考慮到美國的出國留學率始終很低,在美國,缺少對校內活動關注的現象尤爲嚴重。一些學校稱“爲全球化時代培養學生”是其國際化的首要目標,這大概指的是全部學生——而不僅僅是一小部分出國留學生。下一步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以確保美國學校的學生有機會通過課程作業、輔助課程活動以及與國際化教師互動來獲得全球競爭力。由于招生工作的加強爲國際學生提供了支持,最優化的國際學習環境,對校內國際化工作和進一步發展綜合國際化來說也至關重要。

特朗普效應

展望國際化的未來,不能忽視去年美國的政治發展。調查研究在2016年12月結束——適逢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但尚未就任之時。自此,特朗普政府發布了一系列有關移民和對外關系的總統命令和政策聲明。這些命令和聲明將會極大程度地影響學生流動——數據清楚地表明了國際化已成爲美國學院和大學的優先工作。

美國校園的原始數據、轶事報道與國外信息來源顯示,當前的政治環境的確會影響國際學生對留學目的地的選擇。不過,學生流動數量的長期效應以及更廣泛的國際化努力是難以預計的。這些發展的影響無疑會因機構和部門而異。

鑒于新政策障礙重重、政治氣氛緊張,一些學院和大學可能會對國際化活動采取避而遠之的態度。雖然另一些學校能保持國際化的發展勢頭,但是也會出現不同的活動和重點。一些學校可能會把國際化重點放在內部,把更多注意力與資源集中在校內課程、輔助課程和教師發展上。實際上,這是發展綜合國際化很重要的活動,而這種途徑是專門面向外部與當下所強調的流動所不允許的。2021年的調查研究出來後,時間會說明一切。

文/[美]羅賓?麥卓斯?赫爾姆斯  

[美]盧西娅?布拉伊科維奇


信息來源:世界教育信息

責任編輯:陳昕雨